梁朝偉 | 這是一次天時地利人和的合作

自從上一部作品《捉妖記2》之后,梁朝偉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出現在公眾的視野中了。最近兩年,梁朝偉才開始過上稍稍放輕松一些的生活?!东C狐行動》的劇本很早就通過劉嘉玲放在家里的書桌上......

梁朝偉 | 這是一次天時地利人和的合作

梁朝偉

放松

自從上一部作品《捉妖記2》之后,梁朝偉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出現在公眾的視野中了。

他喜歡運動,會到戶外跑步,稀疏平常,也簡單快樂;喜歡旅游,去一些靜謐又悠然的地方,像是在北海道滑雪,過一些輕松平靜的日子。有時候,朋友來了,就相約一起躺在陽光里看書,彈彈鋼琴。 “我和嘉玲在鄉間騎腳踏車,騎一天,就很開心?!?/p>

他說現在“更多時間喜歡自己一個人,也不是喜歡,而是享受安靜生活的感覺。其實我不想一個人,有時候也希望和家人、朋友多一點相聚在一起的時間?!?/p>

他喜歡在沒有人認識的鄉間野外,不用戴口罩,可以大口地呼吸新鮮的空氣,“有了一點點空間,也會自在一點點,舒服一點點?!?/p>

前五十年,他都在城市里生活,城市的鋼筋水泥,無孔不入的鏡頭,讓他覺得壓抑,喘不過氣。香港電影黃金時期的八九十年代,他幾乎每天都排滿了戲,一個接一個的工作,每年幾乎都有電影上映,沒什么時間去想“保持自己情緒的松弛”,常常要看普世的眼光生存,也要為大眾的期待而活。近十年,網絡通訊發展了以后,梁朝偉在城市里常常會感覺到「被監視」,碰到圍觀人群就被拍,去熟悉的店鋪吃飯,只能摘下口罩,吃完,戴上口罩大步走開。

梁朝偉 | 這是一次天時地利人和的合作

梁朝偉

“在城市里面就算沒有工作,也會很累、很壓抑?!彼奈迥昵?,他在意大利南部拍戲,沒有人認識梁朝偉,也沒有人覺得他是大明星,日子每天都隨意地流淌著,“很舒服,很任性,很輕松”,從此他才迷戀上去自己喜歡的地方生活。

年初在東京街頭,騎著腳踏車的他遇到騎著機車摩托的木村拓哉,他們倆已經十年沒有見過面,兩人相視一笑,都很激動。梁朝偉第一時間跑去和劉嘉玲說,木村拓哉還把合照po 在網絡上引發粉絲們的熱評。

「慢熱、內斂、孤僻……」 大眾印象里的梁朝偉是這樣,私下里他對自己的定義也是這樣。從三四歲的時候開始,因為家庭的關系,他總把自己封閉在容器里,反而不太懂得怎么處理自己的情感,電影是一個很適合發泄的窗口,在電影里過角色的生活,用角色的情緒表達自己的喜怒哀樂。就算是在全世界游歷,這些年他也沒有結交新朋友,維系老朋友和分配給家人的時間就已經夠擁擠,并沒有那么多時間可以去開始一段新的友誼?!敖Y交新朋友,可能,對我來說是個負擔吧。當然,我沒有要改變什么,這沒有什么問題?!?/p>

讓自己在一個安全的地方,把情緒散下來,把自己的負擔放下來,這是他這幾年才懂得的給自己的空間。

梁朝偉 | 這是一次天時地利人和的合作

梁朝偉

緊繃

最近兩年,梁朝偉才開始過上稍稍放輕松一些的生活。

在這次放假之前,他也會在意網上的影評、別人的評價;放完這個假,才好像沒有那么在意所謂的評價了。

我們不斷追問他在意的點,他有些不好意思,“在意的點,可能是我自己都覺得我自己做得確實不夠好?!鄙鲜兰o在香港拍戲,工作量大,電影上映如果有不好的評價,又會馬上被下一個電影的熱烈反響蓋過去了,沒有時間去停下來思考這件事情。近十年,他拍的電影越來越少,幾年拍一部,就變成能夠有時間去仔細看自己拍過的影片的情況,然后帶著愧疚把所有的責任都懟到自己身上,比起那些客觀的因素,他覺得還是“自己做得不夠好”。

《獵狐行動》的劇本很早就通過劉嘉玲放在家里的書桌上,他也翻閱過好幾次。張立嘉導演在寫這個劇本的時候,在腦子一直有這么個形象,文質彬彬,看起來沒有任何破綻。梁朝偉讀第一遍劇本的時候,就去查找了關于經濟罪犯的資料,看關于經濟罪犯的小說、真人案例,這是他第一次接觸到這個領域,“他們大多都很年輕,很有才華,年紀輕輕就位居高位,自詡為‘精英’,他們有自己理解世界的方式,就算犯下這樣的罪,他們也不會覺得自己有錯?!?/p>

“我開始覺得有一點無聊了,不是說去城市能排解掉的無聊,心情開始逐漸郁悶,這時候就必須要做一些有建設性的事情?!?/p>

“挺有趣的”,他讓劉嘉玲聯系導演,確認了,沒到半個月他就進組拍攝。

好不容易進組,一開工,又有很多問題,太久沒拍攝,精神緊張:磨牙,睡不好,每天總想喝很多水來稀釋壓力。日常對話用國語沒問題,在電影里講對白就容易出戲,還好在《獵狐行動》里,他飾演的角色一直都和法國人在一起,只有中國警察來巴黎對峙的那場戲,需要講國語。因為這場戲,他每天都練國語三個小時,連續練了兩個月,他怕緊張到一直想國語怎么說,以至于忘記了表演上應該呈現的東西?!拔覀兪且粋€團隊,我不想因為我的進度影響到其他人?!?/p>

梁朝偉 | 這是一次天時地利人和的合作

梁朝偉

放假很開心,放假久了有工作去做也很開心。只是在工作里的開心,常常建立在每天解決遇到的問題的成就感之上。

在這部戲里面,這個角色有焦慮癥,不太敢睡,也不太敢吃安眠藥,脾氣很差,雖然很能騙取別人的信任,騙了很多錢,但內心也很孤獨。

反而在和段奕宏的對手戲演完之后,才敢睡了,“之前他好像一直在全黑,看不見獵人的森林里一樣,最害怕,當有一個聚焦點出現以后,他知道他們在那里,反而睡得著了?!?/p>

他就這樣放松一段時間,然后再緊繃;再給自己放一個悠長假期,那時候的放松,對他來說才更舒服。

1山东十一选五体彩